新股發行實施從核准制向註冊制過渡的新一輪改革,暫停一年多的新股發行重啟,明年1月將有約50家企業上市——上周六中國證監結婚會發佈的這些信息如同巨石擊水。如果說註冊制“墜地”尚需一系列配套改革和條件,還是“遠景”,而新股發行上市重新開閘卻迫在眼前。哪些企業將捷足先登?原本“談新色變”的股市將作何反應?
  打量全國700多家正排隊上市的企業長龍,目前已通過證監會審核但尚未發行的83家企業,無疑最有資格爭啖新股開閘頭道湯。記者註意到,其中的江蘇企業有12家,占比14%,僅次於廣東(含深圳)的17家和北京的15家,鄰近的浙江、上海分別有6家和4家。江蘇的這12家企業具體為:蘇州紐威閥門、蘇州晶借錢方半導體、江蘇太平洋石英、南京斯邁柯特種金屬裝備、蘇州斯萊克精密設備、揚州揚傑電子、無錫雪浪環境科技、江蘇奧賽康藥業、南京寶色股份、昆山華恆焊接、常州光洋軸承、金輪科創。
  “‘準’上市企業的數量,和江蘇較為雄厚的經濟實力是相稱的。”江蘇證監局副局長林峰評點說,排在前列的廣東和北京,前者是經濟第一大省和深交所所在地,後者有中關村和眾多央企,各有各的優勢。分析12家蘇企的區域和行業分佈,發現區域上的“南重北輕”和行業上偏重製造業的特征突出。12家企業中,蘇南、蘇中、蘇北分別有9家、2家和1家,屬於製造業的占比則達六成。事實上,這兩個特征同樣也體現在江蘇已上市企業和接受上市輔導的企業身上。據江蘇證監局最新統計,截至目前,江蘇在滬深證交所上市的企業總數為235家,其中,蘇南、蘇中、蘇北分別有178家、36家、21家,占比分別為76%、15%、9%,蘇北的淮安迄今仍是企業上市“零記錄”。而已接受上市輔導的217家企業中,區域分佈的不平衡更甚,房屋貸款蘇南有178家,占比高達82%,蘇北只有16家,占比僅7%。林峰認為,“南重北輕”反映了江蘇區域經濟發展水平南北梯度排列的現狀。不過,隨著近幾年蘇北主要經濟指標持續領跑全省,蘇北企業上市的潛力正在釋放。比如,淮安一下子就有5家企業進入了上市輔導期。
  新股發行重新開閘,雖對券商無異於“久旱甘霖”,但並非所有券商都能分得一杯羹。目前全國有望最先發行的83家企業中,由江蘇券商保薦的企業只有6家,僅占7%,其中華泰聯合證券保薦4家,東吳證券保薦2家。而江蘇12家企業中,只有昆山華恆焊接是由本土的東吳證券保薦的。一位不願透露身份的省內證券業內人士分析說,新股保薦、發行在券商業務架構中屬於高端業務,所占市場份額多少與券商綜合實力強弱越來越呈現出一種正相關的關係。定價能力和承銷能力的不同,決定了發行業務趨於向大券商集中。江蘇6家券商只有華泰聯合證券已躋身行業第一方陣,因此,要想在新股業務中不落人後,關鍵還得儘快壯大實力,“銀行利率打鐵還得自身硬”。
  新一輪新股發行改革對股市究竟將產生什麼影響?這是中小投資者最關心的。南京證券研究所副所長周旭認為,這一輪新股改革的最大亮點是,明確了發行體制向註冊制過渡。現行的核准制下,證監會除審核發行企業信息披露是否合規外,還對企業的投資價值和持續盈利能力存在著實質性判斷,後者其實應是中介機構和投資者需要操心的事,而歷史上的7次暫停新股發行也是具有行政色彩的行為。實行註冊制後,證監會將本屬於市場和投資者的權利歸還,自己則專註於市場監管,其職能轉到維護市場“三公”和投資者合法權益上來,這對股市長遠健康發展有利。不過,實行註冊制還需要一系列配套改革,如,修改現行《證券法》中有關新股發行實行核准制的規定等。因此,改革需要循序漸進。就短期影響看,畢竟新股發行重啟意味著股票供給增加,股市平衡難免受到衝擊。網上調查顯示,六成以上投資者視之為利空。或許正是出於對市場影響的考慮,證監會票貼昨日發佈規定,督促有條件的上市公司以現金分紅回報投資者。
  本報記者吉 強
  (原標題:12家蘇企爭啖開閘頭道湯)
創作者介紹

亂世佳人

hi23hicop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